推进科技成果转化 助力产业创新发展

  “中国·宁波”政府门户网站于2016年4月推出我市最有权威的政府直播类访谈节目《政务直播间》。本节目以“解读新政、回应热点”为主旨,积极接收百姓提问,为百姓答疑解惑。

  去年9月,我市获批全国首批科技成果转移转化示范区,承担了国家先行先试的重大使命。一年来,我市建设国家科技成果转移转化示范区的进展情况如何,解决了哪些难题,取得了哪些成效,遇到了哪些困难,接下来如何破冰前行…… 9月29日下午2时,宁波市科技局3位嘉宾将做客“中国·宁波”政府门户网站《政务直播间》第十四期节目,回答广大科研人员和科技工作者关注的问题,并和网友现场交流。

出席嘉宾:

王程 宁波市科技局党组副书记、副局长、巡视员

张永庆 宁波市科技局综合计划处处长

林宏权 宁波市生产力促进中心副主任

直播时间:
2017年9月29日(周五)下午2:00

  主持人:各位网友大家好,欢迎你收看《政务直播间》,我是主持人王尘,在去年9月份,我市获批全国首批科技成果转移转化示范区,所以我们今天邀请到几位嘉宾走到我们直播室和大家一起来聊一聊这个话题。我们今天邀请到的嘉宾是宁波市科技局党组副书记、副局长、巡视员王程,宁波市科技局综合计划处处长张永庆,宁波市生产力促进中心副主任林宏权。

  主持人:王局,在节目之前聊到过,部分人觉得科技局是一个高大上、高精尖的单位,很多人觉得科技局本身就是让我们普通老百姓觉得那么高高在上的一个单位,另外我们今天聊的话题是科技成果转移转化,又觉得是那么远的话题,你是不是:一能跟我们聊一聊科技局,用直白的话来讲,到底是干什么的;二是科技成果转移转化,怎么来解释它,怎么让我们更通俗易懂些?

  王程:今天非常高兴到《政务直播间》和主持人和各位网友,也给全市老百姓汇报一下宁波建立创新转移转化的进展情况。主持人刚才提的好像对科技局很陌生,科技局到底是干什么,和老百姓有什么关系,和整个经济社会发展有什么关系。主持人给我出这个题目,我简单用一句话来回答。全国的科技系统,不光是宁波的科技局,科技系统干什么事情?就是促进科技成果的产生和促进科技成果的转化,记住两个关键词“产生”和“转化”。说起来好像是不是有点远?其实一点不远。我们人类的进步史,尤其到工业后,没有蒸汽机的产生,蒸汽机可以讲是一个成果的产生,由此带来纺织业、交通运输业,这就转化出去了。我举一个近一点的例子,大家现在都在用手机,有指纹开锁的功能,最早是一个图像识别的成果,这个成果产生了,在研究院有图像识别,包括现在有人脸的识别。但是把应用到手机上来讲,所以科技局对广大网友来说有两个词产生和转化。

  主持人:你刚才介绍这些东西,科技成果的转移转化我就不用问了,其实就是我们科技局干的事?

  王程:对,就是干的事,主体不见得是科技局,科技局是促进的作用。所以为什么说转移转化示范区,回过头来讲就到了后端环节,产生了转化,为什么设立示范区,科技成果的转化,可以讲大众创业、万众新的一个源头活水,也是传统产业转型升级的依托,它创业创新,特别是创业,靠的是什么?就是拿一个成果怎么变成商品、变成产业去创业,它就是干的成果转化的事情。我们现在大量传统性的企业、劳动密集型的企业转型靠的是什么东西?也是一些成果转化应用,也是靠转化的,所以科技成果的转化意义非常大的。刚才讲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源头活水,也是传统产业转型升级的依托。实事求是来讲,这是一个世界性的难题。在咱们国家来讲,形式更不容乐观。党中央、国务院高度重视科技成果的转化,这几年做了一系列大的举措。第一个举措,2015年修订了我国促进科技转化法,破坏了体制机制上的一些障碍。之后国务院这个法律修订以后,国务院马上又出台了一个东西,一个规定,实施促进科技转化法的若干规定,更细的操作层面,这是在国家层面。完了以后,也找了几个试点,探索转移转化的方式,还有什么样体制机制上的障碍,在让你先行先试,有什么样的经验能不能复制?国家挑来挑去,我们有这个积极性,三个地方首批。雄安新区大家知道,千年大计,浙江省宁波市,这个选择也不是毫无目的随便选,有它的标准。

  主持人:肯定有考虑。

  王程:为什么这么考虑呢?雄安新区是背靠京畿重地、北京,高校多、科研院所多,就跟我刚才讲的,它是科研成果输出的地方,有大量的科研成果输出,雄安新区去转移转化,从供给角度讲。宁波虽然科研院所、大专院校不多,但是我们的民营企业众多,市场经济程度高,对科技成果的需求,尤其是大量的民营企业到了转型需求的非常旺盛。所以来讲,他把这个示范区,三个供给端放了一个,浙江宁波来讲,主要是看重咱们民营企业众多,转型升级对科技成果需求大,从需求方放了一个。

  主持人:刚才说到国家考量宁波的时候,希望宁波成为示范区。作为宁波来讲,为什么希望我们成为示范区。有些人可能会讲,当别人做出来一个样本了,做好之后,照着做不更容易,为什么去尝试,会走很多弯路呢?

  王程:这不是弯路,没有示范区,各地都做这个事情。设立示范区,两方面来讲,这个事情来讲,站在宁波的角度讲,我们要以这个为契机,加大科技成果转化的力度,把科技成果转化作为引领产业升级的一个突破口,这是对我们宁波的好处。另外一个方面,宁波作为示范区,也是宁波的一份责任和担当。我刚才讲了,市场经济程度高、需求旺盛,我们也有一份责任和担当,就是先行先试,探索出来一些可复制的经验,供全国各地参考。两个方面考虑,一个站在宁波考虑,一个站在全国大局考虑。

  主持人:所以刚才您说到了,从我们科技局的角度来谈,我们科技局到底干什么的。还有科技成果的转移转化,它的一个简单介绍,另外就谈到了,为什么我们要建立国家科技成果转移转化示范区。应该说刚才相对比较详细给我们介绍为什么要建,其实对我们宁波非常有好处。我看到有一些网友说到,对于我们很多普通老百姓来讲,对这个事不太懂的同时,好像对我们影响不是很大。你这样说来,好像跟我们整个宁波的经济发展有密切的关系。说到这儿,刚才我也介绍到了,我们成为我国首批科技成果转移转化的示范区已经有一年了,去年9月份,到现在1年了,很多人会想,经过了一年的努力。当然刚才王局也说了,其实我们一直在做这件事情,只是我们更加规范,把这个事做得更好,步子迈得更扎实一些。我想问一下张处,您能不能给我们介绍一下我们在这一年过去之后,为全国或者为其他地方作出了哪些示范?

  张永庆:好,从去年9月份国家批了我们这个科技成果转移转化示范区之后,我们的市委市政府马上就出台了宁波市建设国家科技成果转移转化示范区的实施方案,在实施方案里面就把我们如何建示范区,有哪些目标、有哪些举措讲了,在示范区提出四个示范、八个任务、八个改革试点。通过这一年的努力,目前我们总体的效果还是不错的。

  可以概括一下,一年下来目前基本上形成了大概五种转移转化的示范模式,这对全国还是有一点典型意义。比如说第一种,我们宁波的企业自己研发,再加与科研院所合作共建平台,使科研院所的技术在企业里很快转化。这是宁波一个很典型的特色和一个模式。第二个例子,我们宁波的企业,刚才我们王局长也提到了,因为我们市场化的优势很好,宁波的企业开放度也很好,宁波的企业走出去,搞技术的并购收购,把国外好的技术通过投资引进来,这也是一个好的方式。第三宁波最近陆陆续续跟浙江大学、科学院合作,我们共同建设一些产业研究院,我们的科研院所的成果通过产业研究院进行组装,变成一个个可以到企业里面去的产品,随着衍生出一个个企业,最后带动我们新兴产业的发展,这也是一个很好的模式。第四个我们现在在推进的孵化器、众创空间,这些孵化器、众创空间里面,因为提供比较良好的(条件),刚才王局长说的比较好的转化创业服务,使得一批科技人员或者一批创业人员到那个地方去有些好的想法、好的技术进行简单孵化,最后变成一个企业,这也是一种很好的模式。最后还有一种我们宁波做得很好的模式,打造一个比较好的技术市场,使我们的企业有相应的技术需求,但是我们不知道他的技术需求在哪里,通过我们市场把外地好的技术,企业里面有用,或者今后派上大用场的技术,通过技术联系起来,最后转化出来,达到这样的效果。通过这一年的努力,基本上形成了五种模式,也是目前全国各个地方都比较认可宁波的模式,现在效果比较好。

  主持人:现在有很多全国各地的到我们这里来学习和讨教经验。刚才你在介绍过程当中,借助一个大市场,就是科技局举办的科技大市场,是不是说的这个?是的。还有一个,想问一下王局,刚才听了张处的介绍之后,我们在做这项工作,就是科技成果转移转化这项工作的时候,有没有当我们成为示范区之后,它对于我们宁波本地的科技成果更有一定的提升作用?因为原来的时候,可能说今天研究出来就去做,不研究也就那么一回事,但是当我们成了示范区之后,可能有些人或者有些科研单位更积极做一些科研成果?

  王程:怎么来讲,宁波科技成果转化比较少,还是输入型比较多,再就是搞重大专项,自己去搞研究。从现在来讲,有了示范区以后,国家上很多体制机制上,原来有很多障碍,现在都可以去试。例子很多,刚才讲的修法,原来很多比较专业,比如说研究所的知识产权转化了,收益方面原来个人不能拿,修法以后现在怎么样了呢?可以介绍一下。国际上为什么有这个难题,国际上也有转移法,也有,什么意思呢?可以让你拿到15万美金,超过15万美金要总统批。但咱们这次修法以后说什么呢?把这个限制打开了。

  原来你是所长,我有一项技术,我转化给民营企业,民营企业给了100万,他拿到手上赚2个亿,回来要追责了,你是不是贱买了国有资产?现在这个就没有了。现在很难遇见了,比如说用塑料袋提东西的时候,研究出来的瓶盖,这值什么钱,没人用瓶子,到最后都使用瓶子的时候,这个瓶盖就值钱,但是当时卖的时候没有,用塑料袋提东西。体制机制上有大量的障碍,包括讲的现在法律已经明确了,但是在操作过程中还有很多的问题。所以作为示范区,就可以大胆去试,大胆去探索,这对宁波是有好处的。

  主持人:所以其实说起来,刚开始我在接触这个话题的时候,科技成果的转移转化,我觉得挺难的,但是通过两位这样一讲,挺有意思的。但是这里有一个问题,我想问一下我们林主任,在之前我听到这样的说法,科技成果的转化,它可能是变成“死亡之谷”,很多人说是业界说的,一转化就变成“死亡之谷”,为什么这么说,有难度吗?或者说现在比如说宁波成为了科技示范区之后,对于“死亡之谷”这样的说法,是不是就减少了,或者说在我们这儿不大存在?

  林宏权:其实刚才这个问题,王局长刚才已经提到了。成果转化实际上现在是全球性的一个难题,我们有几个数据来看。从英美日这些发达国家的成果转化率大概40%左右,也就是说60%左右的技术实际上搁在那里无法转化的。我们中国这个比例更低,刚才王局长也提到了,我们只有10%左右的成果转化率,所以这是从统计数据来说。当然从它的具体情况来分析,科技成果,一般大部分科技成果都从实验室形成,从一个创意、一个想法,逐渐产生一种技术,完了以后需要慢慢走向产业化,在这个过程中影响它的因素非常多。比如科研和市场需求结合不够紧密,成果转化和产业发展本身存在障碍,三个方面来分析。

  一是成果的产生方。目前大量的高校、研究院所,我们中国,不仅仅是宁波,高校研究院所的成果是创新成果产生,某件事情有创新,得到国家的支助或者其他的支助,慢慢往这个方向去研究积累,就产生出成果,本身产生的过程,注定不是每一个成果都可以产业化,也就是说只有其中一部分,正好结合了某种需求,或者本身以需求驱动的研发。

  主持人:在这个过程当中有没有这样一种可能,科研成果今年研究出来了,一年、两年、三年、五年这个科技成果都荒废在那里,好像过了好多年。

  王程:林主任讲的是什么问题呢?学校做研究,我是学校出来的,比如做一个博士论文,他目的不是为了产业化,他追求的是创新。比如说做产品,我可以做出来,做出来了独一份,或者突破了世界未知领域,创新了,不计成本、不计工艺,工艺上不讲究,但是拿到企业去试这个东西做不下来,是赔钱的。所以刚才林主任讲了,不见得所有的成果都是可以转化的。

  林宏权:因为真正可转化的成果,就是要市场化或者说产业化。首先是成果适用这是很关键的,大部分是追求技术上的创新。

  主持人:可不可以更加直白理解这件事情,今天领导说要跟科技局共同合作一个项目,王尘你去写一个方案来,我按照理论上来写,真是百花齐放,看着很漂亮,但是没有真正实际操作可能性,可能就是这样一个理解?

  林宏权:是的,这是一个方面。

  二是需求的方面。也就是说我们需求大部分是企业提出的,它是承接方。实际上很多企业存在什么问题呢?真正的高技术或者未来市场很大的技术,意味着高风险、高投入,而且投资周期比较长,见效比较慢,所以很多企业,其实在真正决定要上马一些高精尖成果的时候,他其实也是在犹豫,这里面从需求角度有很多要想,决策起来并不是那么容易的。

  三是因为成果转化,实际上也是供需双方,有点像淘宝上买东西,可以这样想,但是比淘宝上买东西复杂得很多。因为很多技术是不可展现的,它只是一些技术的方案或者是一些技术数据,所以在这里面第三方的作用非常重要。现在目前我国,尤其是我国真正专业从事技术对接或者成果转化服务的机构,这一块现在是我们的一个弱点。为什么呢?因为成果转化的服务业存在一个普遍上的问题:一是服务周期非常长,有的时候一年、两年,而且要求非常高,从事的人必须懂技术,不懂技术怎么促进他们之间的合作。二是成功率非常低,因为在这个过程中本身市场就变了,企业方有新的变化,可能输出方有新的想法或者新技术的产生。所以在这个里面,真正成功了他能够收益又比较少。总的一句话,目前至少在国内成果转化服务的业态没有形成,所以这一块也是制约了成果转化的促进。解决方法,还是要从三个方面,也是我们科技局一直在做的,从三个方面协同解决。

  主持人:刚才说了,我觉得不管是供方还是需方,从心里有一个纠结,比如是科技成果的供方,把科技成果卖给王局,卖2千或者2万块钱,假如他产生2亿,怎么办?我卖便宜了呢?卖贵了又卖不出去,作为你来买科研成果的话,我花这么大价钱,万一卖不出去,万一这个产品在市场上失败了呢?所以两方都是很纠结的一件事情,所以我觉得挺难的。

  王程:科技成果不像一个简单的商品,比如说一个萝卜一个白菜,我是种的,你是买的,有这个需求,多少钱我们就成交。科技成果出来到真正的产品是一个非常长的周期,所以前一段时间来讲,从一项基础研究成果到产业化可能是十步,第一步出来的时候企业看不出来苗头,看不到用到什么地方,大学也是做的123,不知道用在什么地方,所以中间需要什么?专门转化的中介,就是研究员。他知道你这项原创技术,拿了以后可以在哪些产业做。做语言识别的人,这一做出来就可以到手机上去,我也想不到这个指纹识别可以装在手机上,想不到,产业研究院做什么事情?把原创成果和真正应用结合起来,需要一个环节。讲得直白,原创成果到真正的应用要有一个二传手,而且水平比较高,不是简单的商品,不是服装,不是蔬菜,看到这个东西就需要,拿回家就可以用,可能你看到一个东西不见得能够用,经过转化就可以用。123-10,分工不一样,123可能在研究所,到4-7可能有专业的研究院、研究员,到8企业看中苗头,可以下手。

  刚才你讲的问题,参与的转化方式多种多样,有作价、有授权、有参股的,所以为什么搞示范区呢?刚才你讲了,什么样适合什么东西,包括这个环节,我们先走一步,宁波人先得了一步,我先行先试,谁先走谁先受益。你走过这个路子,你市场经济程度高走在前面,只有你试了才能给别人带来了经验,落后的地区去试,市场化程度不高,试了没有什么意义。我们先走了对我们是有利的,可以对产业升级是一个突破口,对国家作出贡献。

  所以你刚才讲,可能我们不从事这项工作的人,我就把这个展开了,把这个翻译一下来讲,它有它的一些专业性,过不是简单的,这个成果看得好不好?好,就买。不是这样的。有很长周期的阶段,不同阶段不同任从事的,再一个转化的形式,不是萝卜白菜简单讨价还价就决定的,形式有好几种。

  主持人:确实,作为第一步研究这个东西,没有想到干什么去,中间这个环节很重要,像一个二传手一样,这个球能不能准确传到主攻手上。

  王程:我觉得你悟性很高,是一个非常关键的一个环节,好像现在来讲很简单,把高校和企业直接对接,就转化了,有什么成果。其实来讲,从客观规律上来讲,必须有一个研究院的二传手这样一个东西。我们来看,现在国家有几个地方做得不错,都是中间这个二传手研究院,怎么把原创和企业的运用做成产品,把它转化过去能够识别。所以这个研究院做得好的地方,转化的效果比较好。

  主持人:所以我觉得这是非常有趣的话题,不是我刚开始做节目那种感触了。在这里还有一个问题,我想问一下张处,在我们目前全国的情况来看,科研院所和高校的一些研究成果和我们市场有点不合拍的感觉。好像我在一个村里面,这家姑娘从来不出门,咱也不知道这家有没有漂亮的大闺女,突然有一天她出门了,你们家有这样漂亮的姑娘,我们那边有一个小伙子一直找不到女朋友。当在科研单位研究了很多科研成果,市场也需要,他们又找不到市场,这种情况在我们宁波,或者在整个全国来讲都是存在的一个问题,怎么去破,怎么把这个问题解决呢?我们宁波先行先试示范区,想出办法了吗?

  张永庆:刚才我们王局也说了,我们科研院所有很多成果,这些成果都是一些非常漂亮的“姑娘”,但是为什么都不出来呢,不让企业知道呢,核心问题是什么呢?核心其实是个体制的问题,关键是人的积极性。这个体制是什么体制呢?刚才我们王局长也提到了。比如说原来科研院所的体制,成果作为一种国有资产,是一种无形的国有资产,它要转出去要经过审批,以前800万以上要经过财政部审批。科技成果作为无形成果,每天它的价值在无形变化,也许今天是800万,可能明天另外一个好的技术过来了,你一分都不值。也就是说这个漂亮的姑娘,今天你很漂亮,明天有比你更漂亮的姑娘出来了。核心问题就在于这个体制,体制限制了他,审批体制限制了他,怎么办呢?就要改,怎么改?能不能把科技成果的审批权限下放到科研院所自己去批呢,这样效率不就高了吗?

  主持人:对。

  张永庆:也不要去审批、也不要去备案,直接科研院所自己就跟对象去谈了,谈好了自己拍板掉了。所以我们现在就把科技成果的处置权、使用权、收益权完全下放给科研院所。比如说宁波大学现在就在开展了,自己决定了宁波大学有什么成果,每个企业来对接,学校谈好了就公示,大家没有意见就可以了。还有一个,现在拍板的人还是有一点顾虑的,刚才也提到了,你怎么知道我科技成果到底值多少钱?值100万还是50万还是1000千万。

  主持人:得去评估。

  张永庆:评估也很难,因为评估师不完全评估得出来这个成果未来一定能够挣大钱,或者未来亏了。

  主持人:那怎么办呢?

  张永庆:怎么办呢?所以国家有这样的法出来,我们在这里试。宁波大学的校长如果拍板这个成果100万,以后万一挣了1个亿,可以免除他的责任,不要追求国有资产的损失,这样胆子就大了,胆子大了积极性就高了。这是第一个,我们说把权力下放,让他自己去处理,不要审批。

  第二是搞成果研发的人,走出去要有积极性。姑娘嫁出去了,培养姑娘的人总要有积极性。

  主持人:这个人家好不好,嫁给你,姑娘别毁在这里了。

  张永庆:怎么办?有70%奖励给搞研发的团队。

  主持人:这样就好了。

  张永庆:这样把搞研发人的积极性调动起来,愿意把研发成果转让出来,而且70%不占绩效工资。如果转移出去之后,给他奖励50万、100万,是不占绩效的。可以举宁波农科院的马院长,他是一个典型例子,他的品种权转让出去,公司取得的收益,重新到农科院,农科院奖励给他。这样一来以后,我们说科技人员在搞成果的时候,不就有积极性了吗?所以这一类的先行先试,就是来激发我们的科技人员的积极性,只有把积极性激发出来之后,才会真正使我们的成果很快能够出去,我们的姑娘很快就有下家。

  主持人:找一个好人家。这样讲起来,不仅仅是有意思,而且这样的问题,从目前来看,最起码从我的理解来看,它是能够得到一定的改善的,而且我们从目前的这种情况来看,最起码它不会在这样,很多人说紧密度不够,开始慢慢紧密起来,这个工作是挺有意思的一件事情。可能对科技类的东西懂得少,我觉得它很有意思。说到很多类似今天这样的话题的时候,在网上有一个问题,宁波市政在谋划科技创新2025重大专项,因为2025大家经常会说到这个话题,它是一个大话题。我们宁波2025,我看到很多的文件、很多的新闻报道,包括我们老百姓,你去问很多人都知道2025,但是2025是什么、干什么,可能了解不够,又加上科技创新2025的重大专项,我觉得更难理解了。所以说我很想问一下林出任,科技创新2025提出的重点,它要破解的是什么问题,或者说破解过程当中,有没有短板,短板在哪里?

  王程:这是一个大事,这个问题我来讲。我们刚才聊得很好,老百姓对工作不熟悉,我介绍了,科技局干什么了,管科技成果的产生和科技的应用,这是科技局干的事。刚才你讲感觉陌生,还有一个原因是什么呢?十八大以后对科技创新定位和作用和以前有天渊之别。现在来讲,老百姓直观感觉,国内城市发展好、经济发展比较快,都是抓创新、抓新产业抓得比较好的。党中央、国务院早就意识到这个问题,十八大以后,这一系列的事情,我们最近都在学习近平系列的创新思想,十八大第一次在报告当中提出来“科技创新对综合国力和生产力的提高具有支撑性作用,必须摆在全局的核心位置”,就说什么东西呢?一直强调,经济进入新常态,现在大家都讲新常态,新常态和老常态经济动力不一样,原来靠要素驱动,现在靠创新驱动。所以你去看十八大以后对创新这个事情,抓得非常到位。2013年,可能大家有印象,政治局的集体学习,只走过中南海一次,到哪个位置?就是到中关村谋划创新驱动的顶层设计。2015年十八届五中全会,大家现在讲五大发展理念,五大发展理念之中也有创新。然后到了2016年全国科技大会,里程碑的大会,去年杭州的G20四大议题,第一大议题是什么?创新。今年一带一路会议上总书记又讲,一带一路是创新之路。所以现在的创新,刚才我讲科技局干什么,现在讲科技局的作用和地位,由味精变成主食,变成了发展动力,一个区域没有创新驱动,没有这个强有力的发动机,区域经济和社会发展肯定比别的地方慢。所以现在不陌生了,干什么呢?作为地位和作用也讲清楚了,从味精变成了主食。如何抓成果的转移和转化,转化什么、产生什么。唐一军书记多次讲,科技驱动对创新驱动做到精准式的扶持、点穴式的支持。

  主持人:这个非常重要。

  王程:穴位在哪里?宁波现在缺什么样的成果?穴位在哪里?点穴式的支持,你都不知道穴位,要去找穴位。2025就是做这个事情,2025重大专项我们组织120位专家,对宁波13个重点产业,一个产业一个产业的找,短板在哪里,共性技术在哪里?这是从需求来讲。另外我们还要做什么?从供给方,这些短板到需求,从国内到世界上,哪一个团队、哪一个院校搞得最强,适合做这个题目。现在我们做大量的调研工作,2025重大专项其实给我们绘制了三张图。第一个创新地图,我要创新什么,产生什么成果、转化什么成果,由谁来产生,我是清楚的。第二个是人才地图。都讲宁波缺少人才,宁波缺少什么人才,来一个人才带动一个产业,把人才地图绘出来。第三个是科技部门抓科技成果和转化的地图,干什么,最近在画这个图,一定要把这个图画准。希望2025重大专项实施以后按照这个图干下去,能产生一批对宁波有影响的成果,转化成先进能力,引进人才和引进一大批重大科技项目到宁波落地。这样讲你可能就懂了。

  主持人:懂了,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们在说到这个话题的时候,刚才没问之前,我还是云山雾罩的,你解释以后,把脉非常关键,关键的同时,我觉得把脉这样一个团队或者这个过程也好,压力还是非常大的。万一把不准脉,后面活都干不好,穴位找不准,就像按摩一样。

  王程:你讲得对,一个是老百姓不清楚科技局干什么,二是科技定位,现在完全抓科技的定位不一样,从味精到主食了。调一点味精的人,到做主食的人,我们感觉压力是非常大的。

  主持人:刚才您也讲到了,宁波市其实在整个科技2025重大专项行动当中,唐书记也提出了,我们整个的资金扶持,我相信还有一些其他的政策、措施,都是有相应的一些配套的。在这里,我就很想了解一下,探索科技成果转化的过程,我们是不是还有其他?因为刚才您只是一带而过的谈到了金融方面或者其他方面的一些扶持,但是细化的我想问一下张处,您能不能给我们详细介绍一下,它比较有效的一些办法和措施?

  张永庆:好的。我们最近为了推动成果转化,也推出了几个实实在在来做的举措,其中举几个例子。

  第一,我们建技术市场。刚才说了,成果转化信息不对称,姑娘要嫁出去的时候,有姑娘的人家,和想要找姑娘的人家,不一定接得上线,信息不对称,怎么办?要建一个技术市场,而且不是一个普通的市场,应该是一个比较专业型的。有白人姑娘的市场,有黑人姑娘的市场,因为只有这样,才能真正使它对接上。为了建这个市场,我们政策上也在加大支持。我们宁波陆陆续续建了一部分这样的市场,比如说鄞州的模拟工厂,主要是面向宁波一些装备类的企业,特别是跟光电有关的,把有光电的企业和光电技术供给的单位有效对接,它中间充当这个红娘。比如镇海的技术市场也是一样的,主要是针对我们化工类的。刚才你不是提出我们有很多中小企业,专门针对这样的企业建这样的市场。这样的市场建好了以后,全国各地有关化工方面做得比较好的,搞研究、有技术、有成果都到他这个市场上来了。宁波需要在化工类的企业,也到他这个地方来了。同时在做一个什么呢?诊断,什么概念呢?我家想娶姑娘,他会帮我分析,根据你这样的条件,你可能需要什么样的姑娘,是比较合适你家的,企业的需求诊断分析,来有针对性给你推荐哪一家姑娘适合你,效率就高,这是技术市场。

  第二,专业的技术转移机构、中介机构、技术经纪人。原来市场里面还得有一批红娘,红娘也得懂,做红娘的人要对我们的姑娘要很了解,对下家也要很了解,我们要培养他,专门把他培养起来,这样以后我们技术转移的工作就很畅通了,通过这样的手段推进整个市场的建设,使技术在转移的过程中就畅通了。有很多技术跟进,比如说技术转移,做成几个红娘我们给你奖励,技术市场投了多少,基础基本设施建设有多少,我就给你奖励…有3700多项,这个概念是一个什么概念呢?,有300多户人家提出希望娶新娘的要求,我们推荐就有200多项成果。有多少项一下回忆不起来,通过我们技术市场对接成功。

  主持人:确确实实是这样的,说到这个问题,确实很多东西在三位的介绍中,开始一点一点的了解。刚才张处在介绍过程中,我想到一个问题,我想问一下我们林主任。因为刚才王局在介绍过程中,我一直在想味精和主食的问题。因为在我们这个市场过程当中,比如说你的科研成果在整个产品化、产业化的过程当中,你可能要满足市场的需求,而且还要了解这个市场是不是真正需求你这个科技成果转化出来的商品,但在这个过程当中,我很想知道。这个比喻不知道对不对,怎么样来强化科技成果在我们企业当中的主体化?也就是说能不能从味精变成主食?我这个问题,王局我问得没错吧?

  王程:原来我讲科技成果的产生和转化在整个经济社会发展中是一个味精,现在经济和社会发展创新是驱动,特别是对经济的发展,对传统产业的改造升级,这是主食。一会儿再讲。

  主持人:这个可能我理解还不够透,林主任,这个问题就是说,我们怎么样去强化科技成果在企业当中的主体作用,这个问题应该是直白的?

  林宏权:这个问题是这样的,我们大概先说几个数字。宁波,刚才我们王局长其实已经提到了,宁波为什么是成果转化的创新示范区?其中有一个特点,宁波的经济主体是民营企业,就目前宁波RND的投入,研发投入90%以上的经费来自企业,在全国来讲这个比例是比较高的一个数字。从我们国家也好,宁波计划项目资助经费去向来说,80%以上的计划项目经费是由企业来承担,进行了企业的创新,还有70%以上的授权专利来源于企业的发明和创新。

  至于说到如何强化,大概就三个部分来说这个问题。一是从我们调整计划项目资助的方向,引导这些企业强化成果转化。比如说我们提出来,如果产业化,以产业化目标为研究的开发项目,要求企业一定要作为第一承担人,这是一个导向了。目前就宁波的财政,在科技的财政投入70%现在都是用于企业的创新,也就是说这个是证明企业的主体地位。同时还有一个,完善我们正常的学院的合作机制。刚才张处长讲到了,政策层面,我们鼓励企业引进一些适合的成果转移的项目,这样我们给予一些补贴。

  第二个大的方面,推进我们企业自身的研发建设,这是非常大的一块,充实我们企业自身的研发实力,从而产生更多的研究成果,企业自己有研究成果进行转化。目前在这一块我们取得的成绩还是很多的,我们市级企业中心现在有1100多家,省级的企业中心也有300多家,还有国家级的也有十几家,这个数字在全国范围内也算是比较多的一个数字。

  第三是利用这个开发出来的产品,这是一个新产品,在销售的产品,我们近期也在策划,要进行一些引导,叫做开展自主创新产品的应用示范检测,鼓励我们在宁波的一些企业去首购首用的新产品,政府对于首购首用的新产品给予一些风险补偿。因为它完全是一个新产品,这里面给予一定的风险补偿,这是给予用户的,谁在创新,他的客户我们给予一定的补偿。

  主要是这几个方面,来强化企业的主体地位。

  主持人:在您介绍这三点过程中,我也不断在消化这三点,本来还有很多问题,包括准备好的问张处人才创新的问题,时间来不及了,我只能把最后一个比较大的问题抛给王局。因为刚才一开始就谈到了,我们科技成果的转移转化,作为宁波来讲是示范区,全国就只有三家,宁波是其中之一。经过一年的工作和努力,我相信刚才三位说到的这些,可能远远不止,还有很多的成效,还有很多难题,未来我们怎么去建设这个示范区?

  王程:今天来讲也是一个非常好的机会,跟主持人聊。谈到现在,这个你应该记住了,包括广大网友应该记住了,科技部门到底做什么的,不光是科技局,全国从科技系统就是抓成果的产生和成果的转化,这是第一条,收获很大。第二条作用,你刚才老讲味精和主食。我们学习习总书记的讲话,习总书记的创新思想就四句话,发展是第一要务,科技是第一生产力,创新是第一动力,人才是第一资源。

  主持人:都是咱们今天要说的。

  王程:对,所以你现在理解什么是主食,区域经济的发展要靠什么?

  主持人:科技创新。

  王程:要靠创新动力,科技创新来讲,不仅仅单单指科技创新,科技创新是最低层次的创新,以科技创新引领全面创新,包括体制机制各方面的创新,而科技创新是最顶层的。从这个上来讲,区域的竞争某种程度上就是创新的竞争、人才的竞争。所以来讲,唐书记多次讲对科技创新和人才工作高度重视,而且明确要求什么呢?因为科技创新要着力推动我市的重点产业走上创新发展、优质发展、转型发展的快车道,要求提得很明确。所以刚才讲,下一步该怎么去做,我也不简简单单讲,因为刚才讲成果产生和成果转化,我把成果产生和转化揉在一起给你讲,几个方面去讲。

  第一个是龙头的工作,2025重大专项;第二个事情就是要抓一些产业研究院,刚才讲的成果转化有一个特性,不是普通的商品,要有中间环节;第三个要培养一批特色的孵化器,咱们现在也是有样板的;第四是一带一路综合实验区现在已经批下来了,要搞国际合作。以后科研成果的产生,不光是宁波产生的,拿国际上的成果也可以到宁波转化,我们也可以到他那里设立孵化器,打通国际合作;第五是健全科技服务体系。五方面抓下去,抓创新驱动。

  通过这五方面来抓,刚才你讲味精和主食,真正使科技创新能成为名副其实的第一动力,就是总书记讲的第一动力,而且成为推动宁波经济社会发展强有力的动力,这就是我们努力的方向。

  再一个非常感谢主持人、感谢网友,有这样一个机会,我们几位来汇报科技局的工作。以后经常给我们提供这样的机会,不要让科技系统成了养在深闺人未识,多给我们提供。

  主持人:这期节目是难为我们的嘉宾,能够从细枝末节、小情大理给我剖析整个有关科技成果转移转化的话题,很难为三位,深刻感觉到,你们在讲的时候,尽可能把味精和主食都给我讲明白…在我们页面下访也来不及问,光我自己想问的问题就不少,所以我们也希望今后能够再有机会,再请到三位,也像今天一样,很细剖析一下,老百姓觉得高大上的话题,让我们都能够知道、都能够了解,再一次感谢三位的到来,感谢大家的收看,再会!

  王程:谢谢!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